首 页 赛车动态 汽车技术 养车费用 交通违章 综合要闻 新车资讯 用车指南 汽车公社
网站首页 >> 有车之后 >>当前页

高西庆:投行进汽车领域会考虑多方面因素

发布时间:2021-05-25 23:06 编辑: 来源:

在“在变革时代塑造行业的未来”的主题引领下,首届全球汽车论坛昨日在成都召开。在今早的专题讨论“当整个行业面临信贷困局时,如何应对”问题上,中投副董事长、总经理高西庆先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高西庆认为自己在汽车行业是一个完全是一个门外汉,所以对汽车的评论数字说的都是从研究部门拿来的,可能有不对的地方,请各位原谅,我们作为投资机构一个大的主权财富基金的角度来谈我们的看法,所以我们这个角度从这个行业来说也许有时候并不是很重要,因为逻辑关系不是很大,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他代表这个行业资金来源的部分,有一个意义值得大家参考,尤其是在金融危机之后,08年之后,像我们这样的机构对行业的看法就又有了一些新的意义,我想简单说,我们这样的机构对于汽车行业有甚么样的看法,然后说一下我自己个人对于这个行业可能会向哪个方向发展,我们如果要投资这个行业的时候我们会看哪些因素,我们说一下我的意见。

这次金融危机对整个汽车行业是一个巨大的冲击,这个不用说,因为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的金融危机,大大小小也好几十次了,也有过很大的金融危机,汽车行业发展这一百多年了,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是在这一次的金融危机至少我个人的感觉,他和前面多次金融危机对于汽车行业的有不一样的地方,是什么就是说他有两个,一个是每一次就是通常金融危机发生的时候,每一次行业都有大的调整整合,汽车行业更是这样,因为他关系各个行业,关系全民利益,关系很多领域不同行业的业务。可是,发生危机之后他在各个行业里面表现出来的因素就会有很大的变化,因为危机对他产生了很多的冲击,这个在过去危机和这次危机表现是一样的,我们看到这次危机之后和中间都看到了变化,但是有一个不同的地方,就是在一定意义上来说有相当大的变化,对发展模式的变化,因为过去这么多年来,在最近几次出差的时候看了几个不同的汽车公司和他们的博物馆,从汽车行业发展起来第一天开始,除了当时烧木头烧煤的那个也是内燃起,一直到今天,汽车行业为主,主要的动力还是来自于内燃机。

可是这一次,危机的前后,这次危机带来非常重大的一个改变尤其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我刚才说了我是外行,我们对技术并不是很了解,可是我们要看这个行业向哪里发展,这些最重要的机构,他们将来会怎么样,在今后10、20年50年的时间里他在什么位置,这对于我们来说非常的重要,他在整个发展模式让会做怎样的调整,这个对于我们汽车工业本身的在技术上的调整已经有了意义了。

所以这是我觉得不同的,那么在作为一个机构投资者,我们看的时候还有一个增加的因素,就是说由于我们是大的机构投资者,我们跟别的大的机构者看的有一样的地方,但是有不一样的地方,我们是主权财富基金,有一点就会被很多国家,行业或者被很多国家的国民公众,看作是投资工具,那么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在这一点是最容易首先攻击的,三年前我们成立的时候,那几天,很多发达国家的很多政客都出来评论,我说的政客不止是一般的政客而是其他国家的首脑人物进行评论,说我们很担心会造成影响,但这个话过了一年多都不再炒了,因为他们发现糟糕我这个话说错了,英国人说把脚放在自己嘴里不太舒服,就把话吐出来重新。

今天也是如此,为什么因为汽车行业只是一个消费的产品,被很多国家看做国民经济的命脉,是最重要的品牌,这个我们可以不管是中国来说,还是各个国家来说都有这样的情况,所以在这时候不行,我们不能让他们把我们这个所谓国民经济的生命线给拿走了。在2008年,最热闹的时候,2008中往后这一段时间里,我们看到很多这样的情况,那时候我们又会接到很多的电话,里面有很多是来自于汽车行业的,说哎呀,现在是一个好的时间,你们可以在历史上头一次中国可以控制这个汽车行业的最大的公司,我接到很多这样的电话。我说我们没有意愿干这个,他说中国汽车是没有钱的,他说我们是中国人的公司,是希望给中国人做好事,但是我们给中国人做好事的基本方式不是我们觉得什么好,或者媒体觉得什么好,而是政府交给我们的任务,是给中国人赚钱。所以在我们得到很多邀请,让我们去拿出一点钱来,你马上就可以拿到百分之多少的股份,可是在这个时候,我们虽然不懂汽车行业,但是有一个基本的我叫什么理念吧,我和我们的董事长因为他对汽车了解很多,因为他家人都在汽车行业,他说活不了。为什么他说你看的这几家都不活不了,我说怎么会呢,中国人怎么会没有汽车了?他说是有汽车,但是用这样的经营方式的汽车可能会没有。因为他这种发展的方式整个国家的饱和率已经很高的,而且美国整个汽车保有量差不多比两个一辆还要多的地位,所以这么饱和的情况下,你还要往哪里发展,所以我们中国人看的角度是永远往上走的。

另外一点,汽车行业经济一百多年的发展,几乎同样的技术,内燃机的方式,相同的资源,你所能够改进的部分已经越来越小,所以这时候大家挤的到已经非常微薄的地方,这时候你出一个危机一下就把那个砍掉。事实证明他说的是对。当然今天这个价格又回来了,当然这个回来不是简单的重复,为什么是整个行业新的发展模式,使的整个西方发达国家的行业所要经历不是我们经过了危机,我们经过了调整,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这样的做法,而是新的模式之下做新的事情,这样对于我们这样的机构意义十分的重大,所以从以前到现在我们所看到所做的仍然是这一点,虽然大家可以说,你们对汽车也不懂,是的。但是他有一些共同的地方,就是说我们说苹果和橘子不能比,这个是大家说的话,但是所有的水果都有共性的地方,我们只关心维生素和矿物质,或者我们只关心污染的指数,在这一点上我们关心可比的部分,因为我们关心最终可比部分在市场上所表现出来的价值。

所以这一点我想在新的历史环境下,我们会有很多要反思的部分,所以对于我来讲,我们对于这个行业的发展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理念就是说新的发展模式,新的技术一定要出来,所谓就是我们讲的新能源的技术,就是新的替代能源的技术,我到很多国家很多大的汽车公司去看,看到用各种办法来把试图原来的技术和今天的技术结合起来,双膜三膜用各式各样办法来稍微进行一点点的改进,来使得这个更好,这对于这个是一个进步,因为他原有的基础设施系统,我说的不止是交通系统供油系统,是他所有的从他的整个对于市场全部的看法,从销售到培训,包括人的消费观念这个系统全部一样的,所以从那些方面来讲,他不得不依靠这个,中国在这一点处于一个不同的地方,中国的汽车工业大发展,但是到今天为止中国汽车占有量是比较低的,我们有一个很好的部分是什么我们有一个非常强大的中央政府,我们有一个非常有效的政府,你看全世界各个国家在两年里,各个国家拿出大量的鼓励新能源的计划和措施,在哪儿能实现。

我们只从宏观角度看这个问题,中国是有最大可能性把这个事情做好,为什么,因为我们政府推行这个政策很容易,而且因为我们这个所谓的路径还没有充分建立起来,我们没有那么多利益集团说不行你别建充电的系统,因为我们的加油站的工作都得失业,我们没有这样的问题,也许有,但是很小所以从这个问题上来说,我们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最近我去印尼,印尼是全世界最大的国家,从人口从资源上都是,他的国家在人均GDP上来讲,比西方低很多,发展的余地是非常大的,所以从这个上面来看,我想以后的发展一定是往这个方向发展,你说去年汽车生产增长40%多,过去十年来增长三十多。我们一定会到了一个高原上,不能在往前走了,那这个时候,我们要做的对中国政府来说,对中国人来说,他所能理性的逻辑性的改变只能在这个点上,这一点别的国家政府没有办法仿效,我说的是发达国家,因为他一定会向这边走的,过几年就可以看出来,所以我想我觉得这个是我自己不成熟的看法,也许过几年事实证明不对,老的汽车工业又发展起来了,但是你让我现在去投的话,我觉得老的汽车还是有疑问的。

记者:想问一下高西庆先生,你在演讲的最后是这么说的,说如果你让并购传统的汽车和企业你会有疑问,如果是新能源的话你会会感兴趣,可以这么说,像保时捷我们有意去并购或者参与他们的脚步已经停下来了,可以回答一下吗?

高西庆:我是说我们在投传统汽车工业的时候,我们会更加的小心,但是我们没有说,我们这个脚步停下来,而且也没有说我们在过去两年里去看你说提的这些汽车公司,没有提到任何一家公司,我们是一个财务投资者,这个大家是很清楚,我们最重要任务是取得财务上的收益,这个行业在长期50年以后怎么样,对我们来说意义,对我们来说不是很重要,但是几个月,半年、这个也不重要,为什么我们是相对长期的投资者,我们认为是中国外汇储备有一个很好的发展。所以我在这个意义上说,希望你不要忘记,我个人的以为我对这个传统的行业有很多的疑问,但不会意味着是死掉了,不赚钱了,我相信在相当长时间里,传统的汽车工业要继续发展的,因为他没有办法不发展,现在的新能源有很大的发展,你要说他替代,不要说完全的替代,就是说在35%的替代传统的行业也是很困难的,我自己是工人出生,我对新能源很感兴趣,要达到的话还要100多年的时间。我对新能源汽车的看好是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因为中国人的含义,就是说所有有潜力的包括印度、等等那些发展中国家,他们的差距要小很多,在传统行业上我们要追他们,因为不管本身发动机系统还是传统的系统这方面相比差很远,可是在新能源的上这个差异是有,但是不大。作为一个机构我们机构要看什么,干什么,我不能完全左右,虽然我是首席投资官,也不是说我想投哪里就投哪里,我们有一个很复杂的机构批准的。

记者:有问题给高总,感谢你精采的演讲,特别是新能源的汽车,特别是电车,我们是这样一个观点,长期看有必然性,第二句长期性,三大挑战,电池方面,电池的价格现在是比较贵,现在的性能,另外一个整个充电设施,决定短期内,两期内三五年之内不可能变成主流。电车不是新的,过去10年,电池能源的密度提高很多,价格要降很多,国外大企业今年开始大规模的商业运作,在美国啊这些,当然我们也有一些差距,不承认差距不是现实,从我们企业来讲,我们对这个问题整体是乐观的,我们在做。现在问题是我们的困惑,我们的问题是什么,就是说怎么样把这个长期性缩短,这个缩短就需要一些突破,现在我们基本上很难形成突破,这样的突破可能就需要金融资本跟企业结合起来,你刚才你是财务投资者,企业是战略投资者,提高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做法和想法?

高西庆:我在汽车行业是一个外行,但是我对于这个新能源对于电池行业看得还是很多,我们作为一个公司也罢,作为一个个人也罢,我去过很多生产电池,生产全电车这些机构,那么我非常同意你刚才说的这个需要很长,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但这里面有几个因素,一个是本身的电池的价格,电池本身他的重量,他所生产的这些投入,第三个因素就是他所谓就是整个基础设施这个因素,这个因素我前面了,这个因素对于中国人来说,都有问题,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要少一点,今天早上我还看新闻说,中国政府发改委把整个支持新能源汽车的试点范围又扩大了,又从原来12、13个城市扩充到25个城市,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呢,我们的在这方面我们的优势已经很大,三分天一我们已经占了其一了,我虽然前面讲中国人跟别人起点差不多,但实际上我们相对于发达国家有一点劣势,我看了很多不敢说的一句话,因为大家各个机构要鼓吹自己是最好的。那么我们现在真的看不清这一点,所有的中国电池企业,外国企业,巴非特也投资的电池企业,我们自己有投过一些诸如此类的。我们会主持可能往后发展的趋势,但是我们必须看得比较清楚,哪家能够活的过来,这一点是很大的问题。你比如说发改委在看这些,他能支持,但他是这个姿态,政府做这个时候也是表示说,我们只能看一下,哪一家去做,将来要取决月于我们的软实力,我们一个机构如何能够把人把好的人才吸引来,留得住,使得这些人不至于做了三年说,每天污染,上学的事使得我的发明创造全部没有了,这是不可能的,你得有一个环境,一个基础使的全世界的人集中到某一个地方,我不说是中国,说全世界。所以最后过了多少年之后,你发现我虽然前面的一段时间不怎么样,现在我已经起来了,最后活下来的就是我。所以我们并不是作为的都投,只是说投别人能活的,像这样的情况你至少给相对不懂的人你有一点儿信心,当然巴非特投是因为他是一个股神嘛,他说我就是比别人待的时间长,他自己的投的东西掉了三次,他说有些早已经逃了,但是我不会逃。我说你因为活的下去,要是你活不下去的话你当然得逃了是不是,谢谢。

记者:请教高总,关于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出口方面,我们投资银行有没有什么倾向性的安排,谢谢。

高西庆:抱歉我们这个公司是我们叫股权财富基金,国家给我们的任务是我可能在国内投资,只能在国外,中国企业在境外上市是有的,但是我们不可能直接投到国内某一个企业去做,所以我说我看到国内的这些市场是因为他们在国外有股票的发行,所以你说战略上有什么安排,这个我们是不可以有的,这个要问发改委。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27108.cn/e/s/15554298.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