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赛车动态 汽车技术 养车费用 交通违章 综合要闻 新车资讯 用车指南 汽车公社
网站首页 >> 凹凸用车 >>当前页

无人的车祸沉甸甸的思想

发布时间:2021-03-30 05:20 编辑: 来源:

《无人的意外》是刘习宁一组以车祸为主题的系列作品的名称。画面上,那些扭曲变形的汽车安静地倒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所有人的元素都被抽离,咋一看,画面极像一种重新定义过的都市风景,而就在这表面之下,涌动着一种耐人寻味的孤寂情绪。?

刘习宁试图用这样的主题来表达他对当代城市人际关系冷漠以及人类自作自受的反讽,接下来,他准备将城市的元素及背景中的光影一同抽离开去,取而代之以一种可以很好的喻意城市的材料作为背景,这不仅使画面中车祸的主题更加突出,在刘习宁看来,材料的改变也为画作更增添了一层荒诞意义。

刘习宁承认这是在当代艺术影响下所做的尝试,这种尝试扩展了他的创作空间,但仍然在画作中保留着之前的某种精神气质。

2008年9月的一个午后,《汽车商业评论》记者在刘习宁位于北京环铁艺术区的工作室里与之相对而坐,与许多80后一代的艺术青年习惯依靠外在彰显个性不同,白色大T恤、蓝色大短裤,修剪整齐的短发,干干净净的装束让他看起来更像个学生,但事实上,这个25岁的年轻人画里画外却已经开始具有了一种与年龄不太相符的成熟。

很多人都认为80年代后的这批艺术青年,更多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开放又自我、自由又孤寂,他们自然而然地回避社会责任,逃避着日益成年的压力。

但与之不同的是,刘习宁总在下意识里去寻找这种责任并试图以画作的方式反思并表现出来,无论是《无人的意外》、《关于记忆2》还是《都市症结》系列,这种有意识地将自己纳入社会和持续对之的思考已经能够让人洞见这个年轻人未来的潜力。

关乎记忆

事实上,当包括刘习宁在内的一批80后艺术青年开始正式进入创作期时,中国的当代艺术已经开始进入了商业运作模式,这在给刘习宁这一批新秀带来了机会的同时也给他们带来了一些从未想过的困难与阻力。

对于这批在市场经济浸染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他们希望能够在找到适合自己的艺术语言的同时又得到市场及观者的双重认可,但问题是,已经被市场规律选择的当代艺术作品似乎总也跳不出一个圈子,那么作为后来者,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实现突破并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呢?

现在看来,刘习宁的确为之作出了多种尝试。他的聪明之处在于将自己的体验和阅历表现在一些画作里,而不是像很多标榜个性的同龄人空洞无物地表达一些虚幻的思想。在《关于记忆》里,刘习宁用写实的笔触记

录下一个个曾出现在他生活里的人物形象,同学、工人、街头艺人、有些空虚的房东

影像背后是一个人的岁月历程,刘习宁用画笔记录下他的回忆,在他的回忆里,他无法摆脱那些形象、那些他熟悉的脸,因为在那里有他自己。

现在,刘习宁正在筹划《关于记忆2》,与《关于记忆》将内在精神线索大都因为围绕在画家本身不同,刘习宁准备在接下来的画作里,将一些乞丐、卖报纸的老太太等一些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而日渐消失的人物和工种夹杂在都市时尚人群里,在这套以人物为核心的画作里,记录的将是一种安静的逝去,在城市每一天的进程中,那些被当作代价的人物将以记忆的形式储存在刘习宁的画作里,而历史也正在这样的记忆中慢慢形成。

如果刘习宁能够一直将这个主题延续下去,倒很有些文献性的况味,可以想象,如果当这一系列被当作一个宏大题材展现出来的时候,也许会是一种内在的精神能量触动你也许已经冷漠的情感。

80后的社会责任

事实上,当代艺术前辈为刘习宁这一代艺术青年创造了一个艺术多元化的氛围,当他们参与其中时,没有教条主义的刻板,也没有太多题材上的限制,不管是对艺术,还是对社会,也正因如此,在艺术创作上,80后会呈现出强烈的主观因素,风格的多样性也就体现得更加充分。

对于刘习宁来说,这样的氛围自然为他的探索和尝试提供了很大的发挥空间,与此同时,他经常随身携带一个小本子,来记录下看到的有意味的场景或一闪念的灵思。

有时他会把生活角落里的细节放大,不仅是场景,汤匙、人体某个局部、落在地上凋谢的花等等都能成为他画面中的元素,也许在他看来,这些物件的真正力量,就在于是他们组成了真实可触的生活。

也正因这种观察,他一方面对当下社会现象和人际状态进行反思和表现,一方面对当下年轻人一些典型特征及文化敏感地把握,他的《QQ》系列中便是一组对当下年轻人流行自拍的写照——当数码相机已经普及到人手一机的时候,年轻人的自拍便不只是一种自娱自乐,而上升为一种流行文化。

在《无人的意外》之黑白系列中,画家刻意地舍掉车祸中所有人的元素,没有人的车祸还算得上一场车祸吗?在每天都发生车祸的当下,车祸本身是不是已经成为一场残酷的都市风景?人对车祸频发的冷漠是那么真实的存在着,而车不正是人制造的?这是对城市中人们愈发冷漠关系的提醒,也是对人类自作自受的一种反讽。

在《都市症结》中,人们对当下城市生活有诸多不满,都想逃离钢筋水泥的城市生活,却又害怕另一个陌生环境是否潜藏着危险,画面中的大海象征着另一陌生环境,暗含着人类的恐惧,而海中的鱼都以浮游生物为生,对人类并无害意,所有的恐惧及不满其实都来自人类的自我臆想和对周遭一切包括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

对于当代艺术来说,能成功地运用更夺目的视觉印象来进行讽刺固然重要,但若这个讽刺不能让人有共通的精神共鸣,那么作品就很容易像它们所讽刺的东西一样,空洞而流于轻薄。所幸的是,尽管刘习宁年纪尚轻,但表现在他作品中的思想已经能够让人感觉到一种沉甸甸的重量。

为何创作车祸题材

《汽车商业评论》:为什么会创作车祸题材? 刘习宁:那个时候看报纸,觉得车祸已经成为一种大众“文化”了,每天几乎都有车祸发生,谁都能看懂,2005年去西藏,对我影响也挺大的,当时一路上很多大货车翻倒在路边,人们对之视为正常,已经麻木了,顶多感慨一下。

我觉得这太讽刺了,人做的机器伤害了人,反过来,人却对这些变得特别麻木、冷漠。以至于这就成了都市里的一道景。所以我把其中的人都去掉了,取名为《无人的意外》,没有人围观,也没有人叫救护车,开始的时候选择黑白色,也是想增添这种冷漠感。

《汽车商业评论》:这一题材会继续下去吗?

刘习宁:还会画下去,改变一下表现手法。画画就是做减法,那样比现在减了很多,主题更加直接了,现在这些背景元素还是有些多。 其实无论绘画、跳舞、拍电影都是为了说明一件事情,你看我的风格比较多,其实都不是无意识的,都是想通过这些让大家知道些什么,不管是什么。

《汽车商业评论》:当代艺术青年,要找到自己风格不容易? 刘习宁:当代艺术不好定义,也不好给一个标准。究竟什么是当代艺术?其实很多人即使身在其中也挺困惑的。其实你仔细看,每张画方法、笔法都差不太多,大家都觉得得有一个具体的图式性的东西,一看就知道这是你的,那是他的。但我觉得是不是得需要有一个固定的东西值得探讨。

其实我觉得不能在一种东西上一直钻研下去,关键是形成画风,而不是具体的符号。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27108.cn/e/s/15534347.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