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赛车动态 汽车技术 养车费用 交通违章 综合要闻 新车资讯 用车指南 汽车公社
网站首页 >> 新能源 >>当前页

各大城市出租车运价费迎来新的一轮上涨

发布时间:2021-03-22 04:26 编辑: 来源:

在国际油价震荡上行的背景下,各大城市出租车运价正迎来新一轮上涨,起步价、单价、燃油附加费等或“单项发力”,或“集体上调”。而一至三元的燃油附加费,几乎是各城市共同的选择。看似不起眼的一元左右涨幅,无形中牵动着市民们敏感的物价神经。

“一元钱”该由谁出?出租车行业成本的上涨该如何分担?出租车经营权、资源性产品等长期垄断之下,“一元钱”困局如何破解?

出租车运价进入新一轮上涨期

纽约、伦敦油市价格的起起伏伏,牵系着万里之外中国各城市出租车计费器的跳动。在油价震荡上行中、在“运价油价联动机制”之下,4月至今各地出租车涨价潮已经袭来。

长春,开征出租车燃油附加费1元;北京,燃油附加费增加1元;南宁,增至2元;深圳,则增至3元;太原出租车取消了燃油附加费,但日间基本单价由每公里1.1元调至1.6元,夜间由每公里1.3元调至1.8元。上海将于6月13日举行听证会,听证方案一是起步价由现行的12元/3公里调整为13元/3公里,二是超起租里程每公里单价由现行的2.40元调整为2.70元;此外还将首次增设“燃油附加费”。

一些地方还有名目繁多“曲线涨价”项目,比如大连设立“时距并计”计价方式,当出租车时速低于12公里运行满5分钟后,收取每分钟0.3元的“等时费”。

出租车运价缘何上调?为何提高或新设“燃油附加费”?上海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2006年5月,上海经过听证程序,实行运价与一定时期内使用的燃油(含燃气)平均价格水平挂钩和联动,原则上以一年为一个联动周期。2006年5月11日和2009年10月11日实施了两次联动,运价可承担的最高油价水平提高到6.43元/升。

“由于受油价总水平持续上涨影响,目前上海沪Ⅳ标准93号汽油已达7.79元/升,高于现行出租汽车运价所对应的最高油价水平1.36元。此前,超过部分由政府进行临时性全额补贴。为适当疏导不断积累的油价矛盾,上海将对出租车运价进行调整,并推出‘燃油附加费’。”这位负责人强调,调整后的营运增收全部用于提高驾驶员收入。

一元钱该由谁出?

广州出租车今年年初调价后的一项网络民意调查显示,有49.54%的人认为出租车运价“太高”,仅有20.67%的人认为这是“正常价位”。

油价上涨使出租车运输成本“水涨船高”,这不难理解。不少市民关注的焦点在于:如何公平合理地分担新增成本,“一元钱”该由谁出?

从上海的调查看,“分担者”不外乎:一是乘客。据有关部门测算,如果上海出租车起步价从现行的12元增加到13元、超起租里程单价不变,则乘客平均每车次增支1元;如果超起租里程每公里单价由2.40元调整为2.70元、起步价不变,则乘客平均每车次增支为1.33元。客观而言,这个数字在消费者可承受的范围。

二是出租车企业。五年来,上海出租车“份子钱”从每车每月10500元降低到8200元。上海市出租车行业协会负责人陆家骏说,目前上海出租车行业的“水分”已基本挤干,且人力成本、社保费用、停车费用等每年大幅上涨,仅靠出租车企业“挖潜”,无法完全消化上游油价上涨带来的成本增加。

三是政府。以上海目前的93号汽油价格每升7.79元计,每月对每辆出租车油价补贴1785元;上海目前有近4.9万辆出租车,每月补贴就近9000万元;即使油价暂时不上调,每年财政负担也超过10亿元。上海市交通港口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上海持续以政府补贴形式缓解油价上涨压力,其中一部分是补贴给司机提高其收入,另一部分相当于补贴给乘客。其实,上海市近年来已持续实施这种“暗补”,从实效看,确保了出租车市场的平稳。

不过,也有人认为,出租车企业应更多“让利”。一项针对广州出租车调价的网络调查显示,对于出租车运价高的原因,有23.56%的人认为是“油价过高,成本上升”,但依然有21.13%的认为是“出租车公司收取高额‘份子钱’”所致,有12.59%的人则认为是“出租车行业竞争不充分”。

有专家还提出,“一元钱”谁来承担,取决于出租车运输的产品性质。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胡怡建说,如果出租车是少数人出行所需、带有非必需品性质,就可采取市场化提价的做法;如果出租车是大众交通工具,则政府应减少税费、降低出租车公司负担,以消化油价上涨带来的压力。

垄断:无解的“祸根”?

在出租车行业内,相比于乘客、司机,出租车企业处于强势地位;在行业之间,相比于出租车企业,石化巨头又是强势企业。出租车经营权、资源性产品等长期垄断,是否是出租车“一元钱”困局的祸根?

其一,有无可能彻底解决“份子钱”问题?目前出租车公司使用的经营权是政府以“特许经营”方式转让的,有的城市一辆出租车经营权高达上百万元。保证金和“份子钱”等就是取得经营特许权的售价。中国社科院曾有一份研究报告认为,出租车行业不需要高新技术投入和巨额资金,且政府收到的税金比公司收入少得多,只要管理方法得当,“出租车行业可以个体化”,从根本上解决“份子钱”问题。

上海市交通港口局负责人提出,出租车行业个体经营者难以承担重大交通事故等风险,而且更难以管理,将出现“既管不住人,也管不住车”的被动局面;如上海、北京等特大型城市,出租车从业人员超过10万,管理困境将难以想象。但他强调,“出租车企业内部需要不断完善治理结构,降低管理成本,进一步让利给司机和乘客。”

其二,如何消除油价上涨中的“不公平因素”?复旦大学能源经济与战略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吴力波认为,在本轮油价快速上涨中,消费者和出租车行业都成了终端被动承担者。下游的价格透明,而上游定价却不透明,这本身就不公平。她认为,真正出问题的是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不合理的是中石油、中石化等油企利润率不透明的问题。破解出租车终端“被动涨价”问题的关键,是理顺上游产品价格形成机制。

胡怡建说,出租车涨价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政府、消费者对垄断企业的妥协。一头是原油暴利,一头是燃油(成品油)加工微利甚至亏损,政府要处理好这两头的平衡问题。

其三,能否增加乘客等公共因素对油价、运价调整的“话语权”?经济学家曹和平指出,国际上垄断企业的合理利润应该比通胀率高1至2个百分点,但国内石油企业的利润率显然已经高于这一标准,“目前国内成品油价格常由于偶发因素‘说涨就涨’,公众只能被动接受,无法监督、更无法否决,这种情况亟待改变”。专家认为,在上游产品涨价过程中,公众监督权不容忽视。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27108.cn/e/s/15531835.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